考完了,放飞自我了,我要开始打游戏了。。。。。。

【黄榕生X赵英博】无题 4

第一轮复习结束了,更新庆祝下吧,胆大心黑的楼主,你们不要嫌弃

4.
黄榕生知道狗子要去拍微电影还是在深夜烧烤的时候。估计巴拉根有什么奇怪的开关,只要是吃烧烤,啤酒都不用,心里话立马说不停。
他们这届表演系就收了两个班,他对赵英博的班级情况还是了解的。
“除了赵英博和李奇,其他都是反派的料。”一个学妹这么跟他说过。
本身是帅哥,还没有什么竞争对手,微电影不找他真是怪了。
于是,黄榕生问了什么角色拍几天什么时候去等问题。
赵英博说一个小角色,就明天走,一周吧。
黄榕生点了点头,要了啤酒,自己干了:“祝狗子旗开得胜。”
赵英博一串羊肉也入口,说:“七哥也顺利。”

一周说长不长,说短不短,没了赵英博,黄榕生晚上倒...

【黄榕生X焦迈奇】有种你别跑

架空文,ooc,ooc。

酒吧里群魔乱舞,舞池的中心一个高个青年玩的正high,身边女伴换了一个又一个,每个都是热吻,手还不老实的乱摸。
焦迈奇结束了偷拍,心里实在是气不过,人家花天酒地酒肉池林,连形式上的遮掩都懒得弄,一副随便你拍能咋的的态度,真的是太伤他狗仔的自尊。
舞池实在是太吵,焦迈奇来到了相对安静的卫生间,调出相机里的偷拍相片,真是一张比一张劲爆。
“靠啊,真是种马,等小爷有钱了,小爷搞千百个男人去,看看谁狂。”
可能是他太义愤填膺,声音过大,身边一个男人听到了,好像是被这惊世骇俗的理想吓住了,一口水呛在喉管,不停咳嗽。
焦迈奇正了正眼镜,难掩尴尬的凑过去拍了拍他的背:兄弟,没事吧?
没事没事...

【黄榕生X赵英博】无题 3

3.

赵英博是压着报名时限最后一天到的,所以两人深夜烧烤后,第二天他还没清醒,就被抓着去军训了。
这一去,半个月都没清闲,天天军姿正步,回宿舍迷彩都不脱就睡的死猪一样。

黄榕生这半个月也忙。
他大四要实习,音乐系出的名人很少,大多去了中小学教音乐。
少数考研准备留校任教。
他一颗长了翅膀的心扑腾扑腾,也还是敌不过现实。托师兄的关系进了个不错的学校,好歹有个出路,总比天桥卖唱要好。

两个人适应了半个月的新生活,赵英博军训结束了,黄榕生备课有数了。
回头一看,一个宿舍的两人这些天都没怎么交流。

走上正轨的他两一商量,一个宿舍是缘分,怎么也不能不搞好这么近的兄弟情。
于是每天一天音乐课的黄榕生晚上骑着脚...

【黄榕生X赵英博】无题 2

2.
赵英博进到寝室的时候,浩浩荡荡,热闹非凡。
黄榕生想这是把八代祖宗都带来宿舍的节奏啊。多少家人跟着才能这么大动静。
他起身一看,好家伙,都是大二迎新的学妹,家长倒还真没有。
迎新的学妹很热情,又是铺床又是搭蚊帐,赵英博低头往桌子上摆书和日用品,偶尔回几句话,并不热络。
长得好,总有人热脸贴冷板的自愿为他铺路,黄榕生感叹了一下,躺回去耳机一塞,干脆睡觉。

这一睡就是半夜才醒,四周黑洞洞的仿佛还是天花板有春哥的日子。
黄榕生起身下床,桌子旁一个人坐在椅子里只有一个黑影。
赵英博看到黄榕生下来,拧了台灯,光源在他身后以他为中心开始向四周辐射白光。
黄榕生这才仔细的看清了他的脸,很好,大一的校草就他了。

校...

【七哥生贺】【黄榕生X赵英博】不可知

八月十日,七哥生日快乐!

1.
我同他不知为何走到了这地步。
如果要我讲,我说是命运。
可我其实不信命。

2.
走廊来回的走着人,我把门反锁,推了沙发挡住了出口。
保安打着手电喊我的名字。
黄榕生,黄榕生的,很是烦人。
我看着手电的灯光在照入对面屋的窗口,便知下一刻是自己。
窗外黑的连月色都没有。
我拿起卸下来的铁栏杆,砸碎了窗玻璃。
纵身跳下去的时候,我知我没有疯。

3.
黑帮规矩,卧底沉于河底。
可赵英博对我有意,我便只能疯不能死。
变相软禁,总好过喂鱼连尸首都没。
从各种意义上,我都要谢谢他。

4.
十天医院里,每天一针安定。
导致我白天都在沉睡,夜晚门是锁的。窗外有铁栏杆。
无法破局的监禁,犹如密室杀人案。
出口...

【黄榕生X赵英博】 无题 1

不管微博怎么撕,我还是爱着七哥狗子和七拉根
我觉得唱歌那么走心的人,肯定不会是外人说的心机
我萌我的,还是一篇ooc文

1.
车站离家不远,路却弯弯折折。
s形的走法不知出自哪位名家之手,好像在警示人们谁的路,都是要多走的。
黄榕生本来在北京读书,暑假回家呆了一个月,这规划他从小就熟,这次却无比感慨。
毕竟要毕业了。
多走路的时候,也要到了。

父母以前就总是劝他,北京有什么好,学了唱歌又能怎样,回家当个公务员,安稳而平淡,娶个媳妇生个娃,一辈子就过去了。
不也挺好。
黄榕生听着,从窗台上看着外面石阶上坐着的男女们,他们无所事事,三三两两聊的火热。
内容无非是东家老李结婚了,西家老王买房了。
这样的生活,挺好个屁...

【黄榕生X赵英博】一个人 13-16

13.

他偶像剧拍完,我快乐男生的旅途也结束了。
一个月没见,他的头发长了,刘海搭下来遮住了眉毛。
我伸手撩开他的发帘,他的眼睛发光似的看着我。
我笑。捏他后颈。
他唱寂寞是凹痕。
咬字吐息还是我的风格,像是一种决心。
宣誓有我在身边的岁月里他不会软弱。
我想说其实你也从不曾软弱。
淘汰那期是个意外。
你哼我的歌的时候其实很性感。
但我一直没与你说。

14.
十二月我们都空了下来。
他是个别人不推着他走他就乐的清闲的一个人。
我们最多的活动就是在家吃着零食看电视。
呆了两天我接到学弟电话,说要拍个微电影,让我们去客串。
拍摄很简单,就是一个镜头,拍拉手的两个人延着河岸走,一分钟而已。
我问他去不去,他一扫慵懒,非常积极。...

【黄榕生X赵英博】一个人 10-12

10.

我们两走的那期是他看的最后一期快乐男生。
之后他甚至连芒果tv都卸载了。
我知道这是他为我抱不平的一种方式。
所以跟他开玩笑,说你还指望我得冠军啊。
他无比认真的点了点头。
盯着我的眼眸流光闪烁。让我有种在他的世界里,我是唯一英雄的错觉。
这种不加掩饰的爱慕,让我不自觉用手遮住了他的眼睛,亲在了他的额头。
这段爱情到底是谁先爱上了谁,已经不重要了。
我想和他一辈子。

11.
其实我真的不在乎谁是最后的冠军。
没有强大经纪公司的资源,得了冠军也还是在奔赴下一个选秀的路上。
这是我多年来,摸爬滚打的经验。
所以当我听说他签约天娱,拿到了偶像剧的男主。我很开心。
但他不说,我也全当不知道。
他顾及我的自尊,我也不想...

【黄榕生X赵英博】一个人 6-9

6.
那天下着雨,我们刚比完赛。
人群三三两两往回赶,雨势很大。
他迟迟不走,等在赛场外。
我出来的时候他拉住了我,唱我们拿了第一的那首歌。
他很固执的盯着我看,唱寂寞是凹痕。
我突然懂了他的意思。
有时候感觉这种东西很像灵感,突然而且短暂,我低下了头吻他的时候,他闭了眼。
嘴唇奇妙的接触着。
还好我没装傻。

7.
我被淘汰了。
隔着台上和台下的距离,我无法跟他说哥会回来的,你好好比。
所以他哭着唱崩了那么简单的一首歌,是在我意料之外,却也是在情理之中的。
他说只有我懂他所有幼稚的点。
说完他在台上固执的寻找着我的身影,让我想起了那个雨天,隐晦向我索吻的少年。
不止幼稚,还很傻。

8.
双双被淘汰后,我在外面租了个屋子问...

【黄榕生X赵英博】一个人 1-5

冒着没人看的风险开坑了,说明我对他们是真爱。
全部ooc,肯定ooc
其实我还爱着李健和王南钧,但我不敢写,正文开始

1.

单纯的人有很多种,他是真的蛮傻的那种。
不过没关系,因为我聪明。

2.

我看到他的第一眼,就觉得他是可以弥补我所缺失的东西的人。
他叫赵英博。
海选时,他说自己不会唱歌,现学的。
我看着他的脸,想真是可惜了这副好皮囊,掩饰一下不好吗,选一首好唱又讨好的歌,也不至于闹出这轩然大波。
我只能说,年轻人,真年轻。
理智让我远离他,可我步入中年的心却对这种单纯没有抵抗力。
没有放肆的傻过,枉费了一段年华。
其实我羡慕他。

3.
我以为他会被淘汰,我的理智告诉我,没有导师会在团战开始之前,挑选...

【鹿赫】迷之国2(重写版)

之前不小心又变成了逗比风,只好重写。

2.第一章

“你真的要去找陈赫帮忙?我们第二辖区再没落也还是雪国最精英的分局,去找那种自我炒作的人岂不是砸自己招牌?别说他活了五千年,那种谣言我个人立场是不会信的。”
“罗局,我并不是要以分局的名义去拜托陈赫做我们的顾问。只是有些怪力乱神的东西,还是要这些传播怪力乱神的人才能解释。我只是有些陈赫掌握线索的预感,至于我跟他的一切接触,全是个人名义下的个别交流,与分局无关。”
罗国庆压迫性的盯着鹿赫,鹿晗目不斜视无比认真的回视过去,认真的让人不忍拒绝。
沉默了一会,罗国庆妥协了:“。。。。。。你去吧,三天假。”
“罗局,谢谢您。”鹿晗拿到了分局私车的钥匙,喜出望外...

【鹿赫】迷之国 1

1.序
“这已经是第四个死在我们辖区的人了,上边发话了,再死下去,他引咎辞职,我们也得一起滚蛋。”
“我不管你们用什么方法,即使抓不到凶手,也不能再死人了。听见没?”

“yes,sir.”

冗长的会议结束了,鹿晗衣服都来不及换,就穿着警服走在长长的走廊上。
走廊尽头是卫生间,鹿晗推开门进去,水龙头一打开,整个脑袋伸到水流那冲着冷水。
现在是冬天,外面大雪封疆,鹿晗直到头冻的木了,才关了水用衣袖擦了擦脸。
一个月内,雪国第二辖区,死了四个人,还都是学者明星。
上头已经顶不住压力了,再死一个,第二辖区派出所全体人员和警服say古德拜。

鹿晗想用冷水使自己清醒,因为他现在脑子很乱,他从没碰到过这么古怪的连...

 

© 孙若 | Powered by LOFTER